用戶名: 密  碼:
類  別:  忘記密碼?注冊
> 你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最新咨詢
放松合伙人資質利于事務所走出去
云南曲靖 2013-12-11 16:12:50 來源:本站
業務咨詢內容:
有關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的“放開會計和審計等服務業領域外資準入限制”,在業界引發了猜測與討論,如何解讀?
咨詢回復:
  近期,有關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的“放開會計和審計等服務業領域外資準入限制”,在業界引發了猜測與討論。業內人士普遍認為,進一步放開會計市場,有望把“四大”特有的40%(五年內降至20%)的合伙人暫不持有內地注會執照(但必須持有其他國家/地區的注會執照)的規定,擴大到全部事務所。
  對此,《財會信報》記者就該項政策的深入解讀、業內對放寬限制的討論等問題,采訪了業內專家和相關人士。
  放開限制引“合伙人資質將擴圍”猜想
  據了解,我國會計市場開放的時間比較早,差不多在改革開放期會計職業界獲得重生的同時,就有外來者叩響了中國的會計服務市場的大門。而且,開放的幅度也相對寬泛,會計、審計、稅務和管理咨詢等服務領域同時開放,對不論大小的國際會計師事務所和外國會計師事務所同時開放。
  天職國際會計師事務所首席合伙人陳永宏在接受《財會信報》記者采訪時介紹,早在我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前,會計審計服務市場對境外會計事務進入中國市場的準入限制就非常寬松,對于當時的“八大”(后為“四大”)國際會計事務所來說,甚至是享受了超國民待遇,如果按照對等開放的原則,“放開會計和審計等服務業領域外資準入限制”這一命題似乎并不迫切。
  由此可見,業內人士對于十八屆三中全會明確提出的“放寬會計和審計等服務領域外資準入限制”有所猜想在所難免。
  一位不愿透露身份的國內某知名會計師事務所合伙人告訴《財會信報》記者,隨著我國融入世界經濟體,全球一體化的經濟趨勢,各個國家對于會計、審計準則逐漸趨同,資本市場的全球化開放,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是大趨勢,如中國企業在境外上市,中國資本市場的國際板開放后,境外企業在境內上市等,資本的流動客觀上要求會計審計市場的開放。
     他從資本的自由流動程度來表達了自己的觀點:“境外會計審計服務機構進入境內執業已是常態,是否還需要前置審核?應該是可以探討的。實質上,境外的會計審計機構為了和客戶的全球布局相適應,已經按照既有的規定在境內執業多年了。”
  而在普華永道中天會計師事務所青島主管合伙人張國俊的理解中,放開會計和審計等服務業領域外資準入限制,或許有政府欲改變對行業管理方式的寓意。
  “政府管理方式和思路需要改變,政府應主要制定規則、維護公平、管好質量、優化環境、倡導誠信,至于事務所如何經營發展,包括合并兼并等問題,則交由市場決定。在市場準入方面適當放寬,由市場進行優勝劣汰。”張國俊對《財會信報》記者說。

“三中全會的精神是,讓市場起到資源配置的決定性作用,政府必須減少對會計和審計市場的干預。”普華永道北京主管合伙人吳衛軍在新浪微博上也表達了類似的評論。
  江蘇省南通市注冊會計協會副秘書長劉志耕在接受《財會信報》記者采訪時也認為,對將“四大”40%的合伙人暫不持有內地注會執照的比例在五年內降到20%的也同樣適用于內資所的猜測,不僅很正常,而且往往這些分析、猜測不是空穴來風,所以很可能成為現實。
  “此舉很可能是為了進一步‘借船出海’,很可能是因為此前期望通過引進‘四大’、‘五大’起到‘借船出海’的目的沒有完全達到,或者實現期望的速度太慢,所以需要進一步放寬投資準入,放開會計和審計領域外資準入限制。”劉志耕分析稱。
  “無內地注會執照合伙人”擴圍有利內資所“走出去”
  實際上,“四大”特有的40%(五年內降至20%)的合伙人暫不持有內地注會執照(但必須持有其他國家/地區的注會執照)的規定,是在中外合作會計師事務所本土化轉制時浮出水面的。
追溯根源,這是一個時期的特殊產物。1992年,“四大”獲準以合資形式進入中國時,承諾20年后按國際慣例在中國實現本土化。2012年8月開始“四大”陸續合作到期。2012年5月2日,為了規范現有中外合作會計師事務所本土化轉制工作,促進在我國法律框架和統一市場規則下公平競爭,財政部、工商總局、商務部、外匯局、證監會聯合發布了《中外合作會計師事務所本土化轉制方案》,其中在合伙人的資格條件中,出現了上述規定。
  對此,吳衛軍在新浪微博上表示,“要求保留讓不具備中國注會資格的人士擔任合伙人是為了配備不同技術領域的專家服務客戶,如計算機審計專家、風險管理專家和精算師。”吳衛軍認為,這一要求適用于全部事務所。
  在陳永宏看來,2013年底之前,國內持有證券資格的事務所(含“四大”)都必須全部轉制為特殊普通合伙制,而按財政部的有關規定,特殊普通合伙事務所可以有不超過20%的非中國注冊會計師(即其他資格的專業人士)擔任合伙人,這一規定對所有的特殊普通合伙的事務所都是適用的,并不僅限于“四大”。
  劉志耕指出,根據規定,“四大”需將暫不持有內地注會執照合伙人的比例在五年由40%降到20%,所以,五年內“四大”將有一半不持有內地注會執照的合伙人退出。與此同時,如果把20%暫不持有內地注會執照規定的使用范圍擴大到全部事務所,內資所就可以開出適當的待遇(職位和收入),把這些不僅掌握著大量的客戶資源,而且對‘四大’執業的業務流程、執業標準及內部控制等了都如指掌的合伙人歸入自己帳下。

另外,近年來,會計師事務所“走出去”戰略一直備受關注。財政部會計司明確表示,支持本土事務所做強做大“走出去”,促進中國各類事務所健康發展、共同發展、和諧發展。
  今年8月,中注協在起草《關于提升注冊會計師行業服務金融業發展能力的若干意見》中,再次強調了深入實施行業做強做大戰略和新業務拓展戰略,加快實現會計師事務所規模化、國際化、品牌化和網絡化發展。意見提出,有條件的事務所要重視跟隨金融客戶走出去布局,有重點、有目的地發展和布局境外分支機構。要參照大型金融機構境外“一級機構”布局,著力發展培育能夠承擔和輻射帶動主要經濟區、主要國家和地區金融業務的境外分支機構,提高對“走出去”金融機構服務網絡的覆蓋水平。
  在此背景下,“20%無內地注會執照合伙人”的規定一旦擴圍,“這對促進內資所從執業的標準、能力和經驗全方位加快縮小與‘四大’的差距,對促進內資所真正‘走出去’、真正得到國際認可,對促進內資所盡快做精做專、做大做強將會起到催化劑的作用。”劉志耕認為,此舉很可能在很大程度上要大于當初引進“四大”對促進我國會計師事務所“走出去”的作用。
       建議:放開限制需全盤考慮
  11月29日,財富中文網專欄作家鮑大雷撰文指出,中國國企將在2020年再次大規模更換審計機構。他預計實力較強的內地事務所將會去挖“四大”的合伙人,以便贏得大單。如果它們開始成為中國大型國企的審計機構,全球審計市場的格局就可能會發生改變。
  對此,上述不愿透露身份的國內某知名會計師事務所合伙人進行了反駁。他認為,審計是應市場需求的,目前的審計市場格局已經形成,中國和其他國家一樣,有國際“四大”的翹首,也有其他事務所的你追我趕,不排除在排名中會形成相互交錯的形態,這是一種良好的市場態勢。應該說,資本市場的需求是最為實在的審計需求,也是最大的審計需求。成為資本市場公信力強的會計審計服務機構,需要很多的積累,也需要沉淀。
  張國俊也認為,我國審計市場的格局每天都在發生變化,至于政府怎么引導,需視市場情況而定。“對于信譽好、質量高的事務所,應給予肯定,加快發展,反之則不然。”
  在談到落實“放寬會計和審計領域外資準入限制”方面,劉志耕建議,應該慎重考慮和籌劃。這表面上是人才流動的問題,但實際上是促進我國會計和審計市場加快調整和配置的問題,是促進內資事務所盡快“走出去”的問題。
劉志耕指出,從“四大”退出的合伙人出路很多,因此,其他事務所是否有足夠的吸引力吸引這些合伙人是很重要的。對落實“放寬會計和審計領域外資準入限制”的問題一定要全盤考慮,不僅要注意相關政策的規范和完善,而且還要注意政策之外多方面的引導、銜接和配套,同時更要注意一些細節問題。
  “落實放寬會計和審計領域外資準入的限制,不僅是制定政策的問題,而且更要注意吸引外資各方面軟環境的改善,如一些內資事務所要改變以往對外惡性競爭、對內窩里斗的不良習慣。”劉志耕強調,事務所還要進一步注重對以人為本、平等和諧的人文的環境建設。
  本報短評
  近年來,我國對會計師事務所發展明顯加大的扶持力度,以及國內外經濟合作加深產生的對會計、審計等業務需求的快速增長,使得我國會計師事務所迎來轉型發展與跨越的關鍵時期。
  然而,我國會計師事務所國際化發展才剛剛起步,高端人才缺口較大,新業務領域拓展仍在探索階段。此刻,進一步開放我國會計市場,有利于進一步推進我國注會行業做強做大。在此背景下,我國會計師事務所亟需加強自身的“內修外煉”,在培養專業素養的同時,不忘打造高效的合作團隊、擴展國際視野,從而為客戶提供更為細致、更為科學的專業化服務。
曲靖云東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
地址:云南省曲靖市麒麟區南寧西路593號四樓(麒麟區教育局斜對面) 聯系電話:0874-3332544 滇ICP備13005719號
pt电子爆分时间
ag捕鱼平台怎么样 后二直选复式杀号公式 新时时彩 老时时彩开奖结果 快三导师充值资金是自己的吗 北京pk10技巧高手赚钱 黑龙江11选五走势图500 彩名堂网页正式版计划 合买彩票靠谱吗 冠军pk10稳赚挂机 2019时时彩诈骗破案 时时彩大小单双稳赚技巧%